懒得不想动(≧ω≦)

长谷部×男婶

  自从上次主殿灵力暴走之后,心智便变得和小孩子一样单纯,时政的医生检查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灵力使用过度,身体被动进入了自我保护系统,这期间记忆也可能会变得紊乱,等过一段时间灵力恢复后就会好。

  自家本丸的同伴难得意见一致的把主殿交给了长谷部,连争宠狂魔AWT48都默认了这个结果。什么,你问为什么,当然是因为这个本丸的主殿与长谷部的关系很差,大家都想趁这个机会让主殿与长谷部搞好关系。

  长谷部叹了一口气,认命的走到了主殿的寝室,这里本应有着阻止付丧神进入的结界,但在主殿灵力匮乏的现在,结界也就是立不起来的装饰品,现在也就只能看看绘在门上的图案了。

  长谷部虽然表现的不在意,颇有些认命的态度,其实心里早就炸了。“我真的要去照顾主殿吗?会不会主殿还是很讨厌我?我真的能够做到吗?”长谷部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。

  在主殿刚来的时候,他对待长谷部和其他付丧神并没有什么区别,可就在某一天,突然对长谷部冷落了起来,从那以后,长谷部就再没有当过近侍,也没和主殿好好说过几句话了,长谷部还为此伤心了好久,当然,现在也很伤心,只是没那么严重了,这次照顾主殿,长谷部可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也许用尽了一生的勇气也说不定。

  轻轻打开寝室的推门,长谷部便看到眼神落寞的自家主殿,抱着被子,团成一团的缩在墙角,看到他进来后,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便继续在墙角cos蘑菇。

  长谷部觉得心很疼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主殿,他的主殿,从来都是骄傲自信的,现在却像失去母亲怀抱的孩子一样,一个人缩在墙角。

  “主殿。”长谷部走向了缩在墙角的青年,鬼使神差的,他伸手抱了抱显得脆弱无比的青年,青年抱着被子的手一紧。“你是,来找我玩的吗?”长谷部垂眸看去,自家主殿以往张扬的眉眼变得小心翼翼,带着一丝微小的期待。“……是,我是来找……你,玩的。”语毕,长谷部便看到青年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和以往张扬耀眼的笑不同,这是一个轻轻的,暖暖的笑。

  “抱抱我好吗?”青年终于抛弃被子站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对着长谷部提着要求。眼看青年渐渐失落的眼神,长谷部赶紧伸手抱了抱他,青年趁机环住长谷部的腰,死死地不放手。(长谷部:双眼冒星,牙白,身体僵硬的像是要死掉)

  “亲亲我好吗?”青年只比长谷部矮了半头,略一抬头,直视着长谷部的眼睛请求到。(长谷部:动作僵硬,眼神僵硬,整把刀僵硬)害怕看见主殿失落的眼神,长谷部低头吻了吻青年的额头。

  “你会一直陪着我吗?不会离开的吧。”长谷部闻言身体放松下来,他自己没有看到,此时的自己,眼神是多么温柔,如同宣誓一般,吐出了这句话“我当然会,一直,一直,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 **(审神者名字)抱着长谷部,只感觉内心无比的舒适,好喜欢他,只因为他,说不出的感觉,见到他就很开心,如果有他在,没有爸爸妈妈也没关系,没有朋友也没关系,有他就够了,好幸福。

  接下来,**本丸的付丧神们就见识到了自家主殿痴汉的一面。(众付丧神: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主殿,哎呀,这样的主殿也很可爱)(作者:这个本丸没救了,吃枣药丸,审神者滤镜有四十米厚)长谷部到哪跟到哪,一秒不见就抑郁(此处@蹲墙角的被被)吃饭也要看着长谷部,睡觉也要抱着长谷部,就练上厕所,等等,上厕所就算了。

------我是审神者恢复的分割线------

  “长谷部,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。”青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。“……主殿这是,恢复了。”“嗯。”长谷部心情复杂的想着,接下来主殿是会原谅他呢?还是严厉的惩罚他?只是青年接下来的动作颠覆了长谷部的认知,青年垫了垫脚,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双唇,一触即分。“我喜欢长谷部,长谷部喜欢我吗?”(good job.我就喜欢打直球,嘿嘿嘿(º﹃º ))就在长谷部还震惊与自家主殿吻自己的时候,**的问题成功让长谷部炸成了烟花。

  就在**的眼神变得抑郁,又有往墙角缩的趋势的时候,长谷部终于反应过来,赶忙回答“当,当然,我当然喜欢主殿。”这几天都行成条件反射了。青年在心里勾起一个笑容,计划通,长谷部果然对抑郁的自己格外没有抵抗力。

  长谷部彻底放松下来,索性破罐子破摔了,反正他就是对自家主殿格外没有抵抗力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“主殿之前不是……不是讨厌我……(为什么就说喜欢,虽然也很高兴,但是还是还在意)”放松了长谷部就对自家主殿提出了之前的疑问。

  “大概,是在逃避吧!(认为自己抵抗的住什么的,真是太蠢了,怎么可能逃的掉)反正现在喜欢也不迟,真的超喜欢你。”

  压切.脸爆红.长谷部:“我也是。”
 
-------我是小剧场的分割线-------

  “长谷部,看到我会心跳加快,脑子发热吗?会想要和我做♂爱吗?”

  “主殿!!!”

  “嘛~,反正我们时间还长,我会慢慢教♂你的(笑)”

  PS:我就喜欢打直球啊,太美好了(●°u°●)​ 」

我是爱你的

(最近灵感爆棚,奈何文笔有限,只能写一点点)

  前言:文笔渣,非暗坠,全篇高能,以及,我就喜欢病娇囚禁PLAY(猥琐的笑)

  主殿生病了,每个付丧神心里都划过这么一句话。因为今天的主殿既没有大吼大叫咒骂着刀匠,也没有眼神阴沉的盯着付丧神,而是安静的像一个瓷娃娃一样,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寝室。

  本丸里的付丧神还依稀记得主殿刚来时候的样子,完全符合一个十几岁少女的形象,天真烂漫,心肠柔软。可是,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少女已经远去,留下的是这个越来越疯狂,偏执,嫉妒心极强的女人。

  “主-殿-,乖孩子,乖孩子,这样就很好,一直这样下去吧。”银白色头发的付丧神双眼是如同鲜血一般鲜艳的红,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女人的头,而被抚摸的人却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,睁着一双无机智的黑色眼眸。

  原本会充满怒火的眸子变得沉寂,原本会阻碍付丧神的结界也形同虚设,除了在主殿寝室的付丧神以外,本丸的大家都伫立在门口。

  “啊呀,大家都来了呢,今天的主殿,真是乖孩子呢!”说话的付丧神眯着一双如新月般的眼眸,面带微笑,语气宠溺的说道“真是久违了啊,这样的主殿,要一直这样子才是呐。”

  缺少了女人每日的大吼大叫,无理取闹,本丸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,付丧神们每天还是照常日课,照常出阵,照常内番。表面看依旧是一个欣欣向荣,美好和谐的本丸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自己的内心已经坏掉了。

  解析:
  抚摸主殿的是今剑,把主殿变成这样的也是今剑,大家都知道,但是没有反对,第一句大家都说主殿生病了,其实是他们自己对自己说的,他们都知道主殿是怎么回事。

  审神者用灵力构建了付丧神的身体,付丧神的后天性格就有审神者的影子,私以为,构建的是人类的身体,自然也会拥有人类的感情,可能他们不懂这种感情,但并不能说他们不拥有。

  这个审神者性格中就有霸道,独占的苗头,只不过以前在人类社会现实不准这种性格冒头,而被付丧神们宠了几年之后,这种性格就疯狂的长大,一发不可收拾。

【春日小剧场】不可满足的思念

  不知从何出飘来的柔嫩樱花瓣,随着清风晃晃悠悠的落在了少女的鼻尖,少女打了个喷嚏,一脸不情愿的醒来了。

  “主殿,虽说是到了春日,但天气还是有些偏凉,主殿要好好穿衣服,免得着凉了才是。”

  “啊,是一期啊!今天你是近侍啊,有什么安排吗?”少女听到一期的叮嘱,言语颇为熟练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 “主殿真是……不要转移话题啊。”虽嘴上这么说着,一期还是配合少女把话题带到了工作上。(所以说会这样也是你惯的吧!)

  ……

  春日的微风还带着一丝凉气,清清凉凉,本丸里的万叶樱也努力的开放这枝头的花朵,风一吹过,小小的樱花瓣就撒满了整个本丸。虽然很漂亮,但打扫起来会很麻烦吧。心中漫不经心的想着,下一刻,就被家中的“小学生”们拉到了庭院。

  “主殿~,大家说晚上要开迎春晚会,主殿也一起帮忙吧!”乱眨着水蓝色的大眼睛,语气俏皮的说道。

  “丫丫~,主殿,晚上的晚会,大家都非常期待呐~”“嗯,很期待。”

  连鸣狐都被说动了,看来还真是一场盛大的晚会啊,大家都会参加啊!

  ……

  “主殿主殿,看这里。”[咔嚓]“呦西,主殿的照片。”“啊,好狡猾,乱也想要主殿的照片。”……

  “看,烟花。”在一片烟花映衬中,清光是第一个走过来的“主殿,一周年快乐,还有,谢谢你能来到我们身边,我一直一直都,最喜欢主殿了。虽然有很多话相对你说,不过,接下来的时间,还是留给本丸的大家吧。”

  “主殿”“主殿”“大将”“主殿”“主♂人♀”……(在一片主殿大将中,这一句画风格外的不正常)

  少女听着一句句的祝福,渐渐湿润了眼眶。“我才是,我才是,最应该感谢的人啊!感谢你们来到了我身边,感谢你们陪伴的岁月,在余生,一起走下去吧。”

  “……我不想,和你们隔着一个屏幕,我想要触碰到你们,不想要只是对着手机,我是多么想见你们一次啊,不是隔着屏幕,而是真实的,可以触碰到的存在,哪怕一次也好……”少女说着声音渐渐哽咽,然后变成嚎啕大哭,我是多么想见到你们啊,哪怕一次也好。

sukja大大,第四回合

sukja大大,第三回合

sukja大大,第二回合

啊啊啊啊啊啊,发现sukja大大的画,惊为天人,太太太太太太美了,一起感受一下,其实在度娘就可以搜到,大大的画也没水印,纯粹是他(她)的个人爱好啊~我只想说,这样的大大请给我来一打~∧o∧~侵删